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服务 > 正文内容

加以解决高校逼迫结业生签约作业的现象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07-02 17:32 点击数: 字体:
  近日,教育部印发的禁绝高校以任何方法逼迫结业生签定作业协议和劳作合同的告诉引发社会热议。我国高等教育蓬勃开展,大学是莘莘学子踏入社会的重要前站。结业之际,无论作业、升学深造,还是创业、失业等,都应该是学生自主决定的开展路径,结业生多元化的人生挑选也是促进社会多样化开展的内生动力。
  
  然而近年来,一些高等院校为了取得亮眼的结业数据,却经过扣发结业证、强制组织作业等方法要求结业生有必要签定作业协议(又称“三方协议”)或劳作合同,给不少结业生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毫无疑问,这种为了作业任务的完成而无视学生的人生挑选的做法,反映了校园功利化、短视化的问题,也脱离了教育应当坚持“以学生为本”的主旨。
  
  严格来说,作业协议与劳作合同分属于民事法令与劳作法令的适用范畴。作业协议是一份民事约好,能够理解为结业生与企业双方之间签定劳作合同的前置程序,签定作业协议后的主要作用是确保校园、企业、学生三方之间的互相约束以及学生档案、户口等个人资料流通、处理的程序畅通。
  
  无论订立民事约好或签定劳作合同,双方或三方根据自由毅力下的自愿行为是最基本的成约前提与合法性确保。关于任何违反个人毅力的签约行为,都无法作出合法性确定,高等院校的逼迫或变相逼迫的签约要求,无疑会给校园办理带来一定的法令隐患,同时也会因学生非自愿状况下的签约而导致很多合同违约情形发生,给校园的作业声誉带来不良社会影响。

  
  对结业生个人而言,在校园的“威严”压榨下签定了作业协议或劳作合同后,普遍存在因其个人想法的改动,在没有入职前或较短时刻作业后就立刻离任的状况。在作业协议的约束下,可能导致学生个人承担较高违约金的责任,关于北京、上海等落户门槛较高的一线城市结业生而言,作业协议的随意签定也可能会导致其损失最直接取得落户资历的机会。关于刚刚参加作业就离任的结业生,也会对个人再作业的背景查询、诚信调查发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高校逼迫结业生签约作业的现象,不仅仅是一个法令问题,而是触及多主体、多要素的办理问题,还需从以下三点为着力点加以解决。
  
  其一,坚持“依法治校”的准则。校园要坚持合法底线,完成“以学生为本”的教育主旨。结业前夕,校园应当与结业生活跃沟通结业挑选,不做超极限压榨性、倾向性引导,不设置结业妨碍,不触碰法令底线。此外,能够经过开办讲座、播映宣扬片、1对1教导等方法,开展针对结业挑选的多维结业宣导,剖析不同挑选的未来开展前景,经过详细事例剖析等帮助学生作出适合自己的结业挑选。
  
  其二,改动高校“唯作业率论”的考核方法与社会点评认知。未来,应经过调查高校详细的作业质量、学生个人挑选的完成程度等多维目标完成考核办理,削减纸面作业率与校园经费、调整校园专业增减等问题的挂钩程度。
  
  其三,教育办理部门要落实对结业数据真实性的本质检查,对明显不合理的作业数据选用点对点问询方法清晰检查结果。此外,公众监督也是重要管控路径,能够经过开展方针宣扬,活跃引导知情民众提供现实证据,让高校不敢造假。
  
  总归,唯有经过行政与民众的两层作用力,才干确保高校提供的都是“拧干了水”的真实作业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