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校务公开 > 正文内容

人才队伍质量和数量的稳定方面的问题亟待改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09-02 18:34 点击数: 字体:

  这件事很典型,非常匪夷所思,引起大家的议论纷纷。联想到前一段时间,航天的卫星项目发生了近年来少有的发射失利事故,最近,新浪微博上的一篇文章“为什么造得出“两弹一星”,却造不出高端芯片”?都引起强烈反响,聚焦的主要还是我国尖端行业高端人才队伍的培养问题。

  这次网友关注的具体案例是,女博士罗林姣,从小就是学霸,本科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专业,并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获得了中科大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中科大毕业以后,又进入哈佛大学攻读物理博士。毕业回国后在南京大学当了5年副教授,2018年通过公开应聘,担任了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个人选择干什么工作,是本人的权利,无可厚非。但是国家培养出一个物理学的博士,一个技术专家型人才,应该如何更好的发挥作用?

  街道办事处,是城市最基层一级行政管理机构,街道办主任承担着重要的职责,有着“小巷总理”之美称,但其主要还是行政、党务管理岗位,是杂家,和女博士副教授的技术专家沾不上多少边,没有几毛钱的关系。选拔一个职业技术型人才到基层街道办担任副主任,个人如愿以偿了,国家呢?大学呢?如果继续按照样的模式做下去,有多少攻读理工科的高材生毕业后愿意艰苦奋斗搞科研,从事工程技术,搞战略新兴产业项目?我们的用人机制是鼓励干一行爱一行,学一行专一行,还是刺激大家走官本位的道路?

  “两弹一星”是奇迹,它的成功的客观因素有:一是前期苏联的支持,二是不断吸取当时的外部成果,不是封闭的产物,三是参与者的素质非常高,受表彰的23位功勋科学家中21位有海外留学经历,其中16人拥有博士学位,他们都受教于民国时期的清华、西南联大等高校,人品正直,学风优良,他们与当时世界科技最前沿的距离很可能比今天芯片上的内外距离要小,特别是钱学森当时接触到了美国最前沿技术。

  而目前在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中国芯片产业受制于人,仅人才缺口就大概在30万人,包括设计研发人才、企业管理领军人才、每道工序的制造人才等,还包括操作工人、封装工人、设备协调工人等。虽然现在芯片成了继互联网之后的一大风口,大家趋之若鹜,但如果还是急功近利赚大钱、快钱的心态,工匠精神就会无所依附,造不出好的芯片的。

  再看看我们的航空工业,民用大飞机中国商飞搞了十几年还只是在试飞的初始阶段,距离定型取证、投入航线运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军机型号的研制还是不能满足国防事业的需要,航空发动机设计制造技术仍然落后于人。这些都和人才队伍的选拔培养尤其是项目技术带头人的选拔机制有很大关系。

  学习理工科,搞尖端工程技术项目攻关,需要“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刻苦钻研精神,学术有专攻,技术人员要在专业领域不断探索,很难跨专业跨界当专家。所以,技术队伍一定要稳定,梯队培养。有的人一生就从事一个专业,参与为数不多的几个大项目。不是谁都能成为骨干,成为领军人物,专家岗位不是换个人都能很快顶上去的。

  行政管理岗位与技术专业岗位不同,需要的是杂家,一定要定期不定期流动,增加多岗位历练的经历和经验。从专业技术岗位嫁接人才到行政管理岗位上,是一条使用人才的途径,但有利有弊,在有的地方弊端还是明显的。

  在当前的严峻形势下,我们国家的高级人才流失,人才队伍质量和数量的稳定方面的问题亟待改进。尤其是事关国家重大战略目标的项目,技术决策与实施系统一定要强化。专业技术人员要静下心来搞科研,不能浮躁,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国家的人才政策还是应该坚持学以致用,人尽其才的原则。